当前位置: 主页 > 正版富婆 > 内容

推荐图文

热门内容

第三十七章:可以留下来吗?

时间:2017-09-11 20:44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这天是周五。下午5点多,秦煜,妮娜,tina带着礼物就出门了。今天晚上邀请《环球日报》和《每日周刊》的主编,副主编及合作的记者吃饭。她们选在了离较近的一家中餐厅,因为女性比较多,所以选的地方也相对的安静舒适,适合交流。

  几位主编,副主编和记者,大多不是人,她们也将在近几日就陆陆续续地返乡了。秦煜她们准备了老字号的高档茶叶和羊绒围巾。

  在座的几位跟通力公司都是老相识了,对公司的几位高管也常了解。知道她们做事一直都常遵守行业规则,从不耍手段,抢客户或制造一些不良的言论,这在当今这个行业市场上常鲜明的阳光的一支团队。虽然,她们年轻,但是做事却越发精炼,细腻和专业,难怪在行业有着良好的口碑。

  大家吃着清淡的饭菜,聊着轻松的线点多了。所有人也没有要再去第二轮的意思,所以,就在餐厅门口道别。

  天很黑,上的车也不是很多,看着前面车后的尾气冒着白烟,感觉到这个冬天的寒冷。

  她望着车窗外,很静。想起,新年在长城,俩人说过下第一场雪时,要一起看雪。

  可是,今天真的能下雪吗?他这一走就将近10天了,虽然每天都会短信,电话加wei信,可是还是见不到他的面。好啊,幸亏每天有工作忙,不然可怎么办呢?

  秦煜想着,车停了下来。她一看,都到小区门口了,她掏钱递给师傅,然后下了车。刚走了两步,就听见身后有人叫她。

  他穿着件深蓝色的羽绒外衣,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兜里,正直直地向她走来。她愣了,愣神的功夫,他已经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进来门,打开灯,秦煜赶紧从鞋柜里拿了双一次性的拖鞋,递给他。他脱了大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,说:“我去洗下手。”

  “好。”秦煜为他推开一进门右侧的卫生间,然后自己换好拖鞋,边往里走边问:“喝茶还是咖啡?”

  她的房间是一个大的单间,大概有六,七十平米。靠东的一面墙是一排比较长的书架,一个书桌,一个封闭式的鞋柜,墙上挂着液晶电视。窗户是落地的大窗户,朝南,整个窗户占据了南面,一落地的奶白色的镂空纱帘,外面是橘的带银色小星星的布帘。他拉开窗帘,就看见了停在小区门口的车。窗前是一张双人的奶的布艺沙发。屋里西面是一张单人床,铺着的也是淡淡的橘小雏菊的床单和被罩,床的右侧是个竖长型的书架,左侧是一排靠墙放的衣柜。家具的颜色都是深咖啡色,但配上暖暖的桔色和浅浅的,显得屋里很温馨,很舒适,很简洁。

  他觉得自己是第一次见女人的房间,是指独自居住的女人的房间。她的房间和心仪的不一样,心仪的房间看着就像是个13,4岁女孩子的房间,而秦煜的房间多了些温暖人的味道,有一个小家的感觉。

  “4年多了,开始是租了半年,后来,这家房东想卖房去北边住,我就买下来了,当时还不到1万一平米。”

  “是啊,去年就把贷款都还清了。你知道吗,现在在,身上没有贷款就算是富豪了。”

  他仔细的盯着她看,她有些不安,“怎么了?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说着就要去照镜子。

  他压低声音说:“什么也没有,我只是想看看跟我梦里的一样不一样。”说着,他低头吻住了她,好像是带有一些饥渴和思恋。她还是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他,只是任由他吻着。她的嘴里有股红酒的味道,他稍稍离开她的唇,低垂着头问她:“喝酒了?”

  秦煜不清楚,是喝过酒的原因呢,还是邝兆天在她耳边的声音这么有力,让她有点局促不安。

  此刻,就听见有‘啪啪’的似敲打的声音。他俩扭头一看,从露着的纱帘看到,啊!原来是下雪了,小雪粒,正在伴着风敲打着玻璃窗。

  秦煜伸手打开靠右侧的一扇窗户,小雪粒伴着风,飘了进来,飘在了她的手上,刮在她的脸上。

  走到沙发前,邝兆天先坐下,然后拍了拍身边的示意她坐下,感觉这是在他家,他是主人一样。秦煜地坐在了他身边,端起茶几上的茶杯递给他,问:“要不要听音乐?”

  还没等邝兆天说话,就慌忙站起来打开cd机,里面是英文版的《iry tale 》。

  邝兆天喝了口茶,看着她。她抓了抓头发,又问:“你是不是饿了,我去给你弄点吃的。”

  邝兆天微微一笑,“我在飞机上已经吃过了,过来,乖乖的坐下来,陪着我,好吗?”

  秦煜乖乖地又坐进沙发里。他拉住她,好像是怕她再跑了一样,着她,不让她动。

  他能感觉到她的一丝慌乱,所以,只是紧紧把她抱在怀里。屋里暖暖的,玻璃窗被越来越大的雪花敲打着,那首iry tale在循环播放着。这温暖静谧又有些 暧昧的夜晚,他俩没有更多的语言,只是听着彼此的心跳。

  她觉得自己被他温暖的怀抱,紧张的心跳,以及这样的了。所以,当他在她耳边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:“我今晚留下来,好吗?”时,她竟然认真地,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。

相关推荐